黑龍江省綏濱縣的多處房屋都因水災而倒塌,成為一片廢墟
農資公司老闆黃訓海手上拿著很多村民賒銷農資的欠條
  【百年不遇的大雨過後,農民耕地幾乎絕收,資金短缺的情況下春耕要如何進行?該出台什麼樣的政策保護災區農民利益?】水災導致農民耕地幾乎顆粒無收,沒有收成的災民在新一輪的春耕來臨之際遭遇了嚴重的資金短缺難題,影響也波及到了當地的農資市場。種糧大戶想要貸款,卻因土地確權和流轉的問題遲遲辦不下來。綏濱縣的農民們該如何擺脫困境?當地又採取過什麼措施幫助他們渡過難關呢?
  去年八月開始,黑龍江部分地區遭遇百年不遇的大雨,導致多地受災嚴重。其中,黑龍江省鶴崗市綏濱縣洪水造成2000多戶房屋受損,農作物受災面積82.7萬畝,各類經濟損失總額達13.3億元。其中,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7萬餘畝農田全部被淹、大量房屋倒塌,民眾財產損失非常嚴重。而眼下又到了春耕時節,作為全國的糧食生產先進縣,綏濱的春耕順利嗎?
  洪水致耕地幾乎全部絕收,春耕資金短缺成村民遭遇最大難題
  4月18日,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黑龍江省鶴崗市綏濱縣,綏濱縣與俄羅斯一江之隔,松花江、黑龍江都從這裡穿流而過。相比南方,北方的春天要遲得多,儘管已經是四月下旬,這裡的樹木、田地都還是一片枯黃,田間偶爾能見到幾輛正在翻地的拖拉機以及不遠處的育秧大棚,顯示著這裡的春耕剛剛開始。
  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是去年受災最嚴重的村莊,從村莊裡的樹木以及房角的水印,依稀能夠見到去年洪水的痕跡。走進村莊,記者還能看到大量倒塌的房屋,有的主體坍塌,有的已經完全成為一片廢墟。廢墟前,紅衛屯村民孫義龍正在和父親忙著準備育秧的營養土。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孫義龍:連土房加磚房,也就剩下五六戶(沒倒)。
  記者:那你們現在住哪兒呢?
  孫義龍:我現在住我叔叔家,就那邊的磚房。
  記者:這以前是你們家的房子?
  孫義龍:對,這是以前我爸(住)的房。
  記者:全塌了。
  孫義龍:對。
  記者:那你爸住哪兒?
  村民:在綏濱縣有個親戚借了個房給我們住,幹活的時候全部回我叔叔家住。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東方村原來有566棟房屋,去年水災導致286棟倒塌,占了幾乎一半,村民孫義龍所在的紅衛屯的房屋倒塌了大大半。去年災後,綏濱縣給予受災村民每戶每月120元住房補貼,以及每人每天15元的生活補貼,目前吃和住問題不大。現在村子里大部分的村民,都借住在親戚家或是租房居住,最近忙春耕才回到村子里臨時住住。
  記者:去年你們家多少地受災了?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孫義龍:去年15垧(受災)。
  記者:損失了多少錢?
  孫義龍:反正本錢也得將近20萬。
  在東北,耕地的計量單位是用垧,一垧地相當於15畝。孫義龍家200多畝地都被水淹了,損失慘重。隨後記者來到了村民陳春傑的家,她正在自家院子里準備春耕用的大豆種子。
  記者:這是準備種子是吧?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陳春傑:對,這不選嘛。
  記者:去年你們家受災的情況厲害嗎?
  陳春傑:我家五六十垧地都受災了。
  記者:五六十垧地全都沒了?
  陳春傑:全沒了。你看那房子都泡到屋裡,屋裡的東西都沒有了。
  記者:這水跡就是當時泡的是嗎?
  陳春傑:對。
  記者:那你們家當時損失有多大?
  陳春傑:我家啊,六七十萬元吧。
  雖說房子沒倒,但陳春傑家裡所有的家當都被洪水泡壞,房子也出現了大量的裂縫。
  記者:(一般)都不住在這裡?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陳春傑:不住這裡。孩子都在綏濱(縣城)上學,不住這裡。
  記者:都在綏濱上學。
  陳春傑:就我們幹活今天回來了,不幹活就不回來。
  記者:村子里大多都是這樣嗎?
  陳春傑:都這樣。原先我們不回來,就光剩老頭老太太,沒有年輕人了。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現在正是春耕的時間,很多住在縣裡和親戚家的村民已經陸陸續續回來種地,一面捯飭倒塌的房屋,一面要準備春耕。但整個村子還是顯得有些冷清,稻田地里也少了些忙碌的身影。村民們說他們也想趕緊春耕,但是現在卻沒錢買種子和化肥。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陳春傑:(資金)現在不太夠。
  記者:不太夠?
  陳春傑:對。
  記者:大概差距有多大?
  陳春傑:現在才能貸多少啊,才五六萬元,夠乾什麼啊。
  記者:根本就不夠是吧。
  陳春傑:對啊。去年(春耕)我還投資好幾十萬呢。
  村民們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去年的洪水,東方村七萬多畝耕地幾乎全部絕收,村民們損失慘重。因此大多數村民去年春耕借的貸款都沒還上,導致今年春耕資金出現了緊缺,這也是受災村民目前春耕碰到的最大難題。
  村民劉鳳生說,自己家去年種了有近二十垧地,但是因為還不上貸款,因此今年銀行不再發放貸款。沒錢就買不了種子和化肥,不得已,今年劉鳳生只種了十垧地。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劉鳳生:去年淹一下,淹得心裡邊老有點打怵,不像再早些年,年年種地,也沒考慮淹不淹的事,去年一下子淹完了。這不這麼一個道理嗎。
  與劉鳳生有著類似經歷的還有村民王建國。他告訴我們,自己去年種了四垧地,洪災一共損失了7萬元,還欠下銀行三萬元的貸款沒有還。而對於像他這樣60歲以上的老人,再想在銀行貸款已經不可能,因此今年他連自己家的四垧地都不想種了。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王建國:我給他(於曉軍)種了,我就不管了。
  記者:現在你也不種?
  王建國:我就是沒有能力了,就不搞(種地)了。給他(於曉軍)種了。他訂的合同到時候該分紅分紅,不分紅到時候就給我地租錢,因為我種不了了,我才推給他(於曉軍)了。
  王建國把自家的地交給了村裡的種糧大戶村民於曉軍。那麼種糧大戶的日子過得如何呢?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找到了於曉軍,他告訴我們,2009年自己就成立了一個玉米種植合作社,2013年他承包了3000多畝耕地,但是那場洪水讓他的地幾乎顆粒無收。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一粒都沒收上來,全泡壞了,全沒有了。而且合作社剩點肥,都讓水給沖沒有了。
  記者:去年光地的損失大概有多少?
  於曉軍:地的損失得有200多萬,我是少了說有200多萬。
  於曉軍向記者坦言,去年水災過後,一個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村民們的種地意願降低,很多村民不再像往年一樣除了自留地,還會承包其它村民的土地耕種。這樣一來,村裡的部分耕地很可能會出現撂荒的情況。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老百姓攢這點家底年年往地上投,春天的時候所有的錢都得投在地裡頭,把口糧、零花錢留在手裡,剩下的錢全部投在地裡頭,一把水淹了基本全沒有了。
  於曉軍告訴記者,從前沒有什麼災害的年景,他想要承包土地還得和農民討價還價,但現在這個情形,與其讓地荒著不如自己承包過來。 
  於曉軍想趁著眼下這個機會,將土地承包規模從3000畝擴大到1萬畝。
  記者:去年損失了這麼多畝,今年為什麼還要把合作社的規模擴大?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肯定得多大,不擴大老百姓今年有的種不上地。他們想把自己(勞動力騰)出來,出去打工掙錢,還能掙一部分錢,減輕一下經濟損失。
  於曉軍的合作社去年100多萬元的貸款沒有還上,今年擴大規模後,僅僅春耕的資金缺口就至少在200萬元以上。於曉軍說,他的貸款申請早已送到銀行,這筆貸款到底什麼時候批下來,他現在心裡也不太有底。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前天打電話說正在辦,(銀行)說正在捋(手續)。信貸員在哈爾濱學習呢,學習回來可能要到下周要來給我們做(貸款)手續。
  於曉軍期待著能從銀行貸到款,這樣他就有錢買種子化肥開始春耕了。但舊帳不還,新帳能不能再借,他的心裡一點底都沒有。採訪中,記者還發現,資金問題不僅影響到了村民今年的春耕,還傳導到了當地的農資市場。
  農民春耕資金緊缺,消極影響波及農資市場
  黃訓海是綏濱縣綏東鎮上最大的一家農資公司的老闆,他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當地的農資價格總體呈下降趨勢,農藥基本持平,種子和肥料價格都比去年要低。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農資公司老闆黃訓海:比去年便宜了。
  記者:便宜了大概多少?
  黃訓海:一噸在500塊錢左右。
  記者:500塊錢左右?主要指普通的肥?
  黃訓海:對,普通的肥,二氨尿素,鉀肥老三樣。
  按說,農資價格的下降,對於農民和他們農資銷售來說,不是一件壞事,但黃訓海告訴記者,今年的生意太難做。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農資公司老闆黃訓海:銷售情況不太好,今年老百姓沒有錢,都得賒銷。
  記者:你現在賒銷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黃訓海:現在都一半多了,賒的一大半,現金的三分之一,賒銷的三分之二。
  記者:這麼高的比例?
  黃訓海:賒的太多了,比那個(比例)都多,比我說的三分之二都相對多一些。
  記者:就像你們綏東鎮,鎮上目前為止你賒了多少?
  黃訓海:現在我得賒了200多萬。
  為了證實自己說的情況,黃訓海給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拿出一個藍色的賬本。這些都是村民們寫給他的欠條。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農資公司老闆黃訓海:都是欠條。這是今年的,8737元。
  記者:這還算不是很多?
  黃訓海:不是很多,這是東方村的。
  記者:這是一萬多。
  黃訓海:這是一萬九千的,是昨天(寫)的。
  記者:昨天的?前天。
  黃訓海:寫的年底還。
  記者:說今年年底給你還清?一萬九千元錢?
  黃訓海:對,他要是沒有錢的話就得賒他們。
  黃訓海告訴記者,老百姓跟他們賒農資,但是他們進貨都必須現金,去年到今年賒欠給農民的農資總共有300多萬,所以現在感覺資金壓力也非常大。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農資公司老闆黃訓海:壓力特別大,特別大,各方籌集,向老百姓借,我的貸款也少,沒有貸款,向老百姓、親戚朋友借,政府領導再幫我組織點資金,沒有資金進不來貨,這些貨都不允許賒銷,全是現金的。
  類似的情況不僅僅是在綏東鎮上。在綏濱縣最大的農資市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隨機走訪了幾家大的農資市場,這裡的老闆告訴記者,要是往年這個時候,這個農資市場車挨車、人擠人,今年則冷清許多。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我們銷售方面都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去年經過這次水災,老百姓現金買肥的少。
  記者:現金買肥的少?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對,賒銷的多。
  農資市場的老闆們告訴記者,因為農民春耕資金緊缺,今年賒欠的比例非常高,他們也倍感壓力。
  記者:像你們這個店,到目前為止在你這裡賒欠的大概有多少?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多少?基本上賒欠的要占一半。
  記者:這麼多?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現在是在肥上的賒銷比例應該占到百分之七八十,就那麼大。
  記者:這麼高的?
  女老闆:對,昨天不認識的都來賒,往年這種情況沒有,就是他也不太問你。但是今年就是說不應不時的就來問你賒不賒。
  這位女老闆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現在農民將很大一部分的資金壓力,直接傳導到他們身上,賒與不賒都很難,他們也是強撐著在做。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有的都是親戚朋友,不可能看著他們種不上地。其實真不是單單出於掙錢的目的,主要也是想讓他們,去年都賠了,早點緩過來,他們有錢了我們買賣也好做,就是這個道理。
  在這個農資市場,記者還碰到了過來看農資的東方村種糧大戶於曉軍。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大慶尿素現在有沒有?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大慶尿素在這。
  於曉軍:大慶尿素現在多少錢一袋?
  農資公司老闆:賣75元一袋。
  於曉軍:比去年價格低是不是?
  於曉軍說,他今天主要來看看種子和肥料價格,同時看看能不能向這些老闆賒銷一些農資。
  記者:你的肥基本上現在還沒動(買)?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沒動(買)。
  記者:別人都備完了?
  於曉軍:一般都備了。
  記者:那怎麼辦?
  於曉軍:我就是等貸款,貸款下不來,我也得賒銷一部分。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看到,於曉軍走訪了多個農資商店,儘管他和這裡的不少的老闆都熟悉,但是因為於曉軍準備賒欠農資的金額比較大,老闆們都很謹慎。
  記者:那要是於總(於曉軍)跟你賒的話你賒嗎?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他得有擔保。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對,我得有擔保。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資公司老闆:沒有擔保,不是說這個人信不過,因為必須得有償還能力,他這個人倒是挺好的,但是他到時候沒有償還能力,你讓他拿什麼還我?
  對於東方村種糧大戶於曉軍來說,貸款是當務之急,但是在綏濱縣像於曉軍這樣的情況並不在少數。記者瞭解到,為瞭解決像於曉軍這樣種糧大戶的資金問題,綏濱縣政府領導還專門和人民銀行綏濱縣支行的行長董林打了招呼,希望他能夠為這些大戶協調貸款問題。那麼於曉軍究竟能不能貸到款呢?
  種糧大戶於曉軍急需再買種子化肥,可是資金短缺成了一個攔路虎。因為去年受災後他一直還不上銀行貸款,銀行不願意再借錢給他。所以他的春耕一直開展不了。這天,他打算再去銀行商量商量。
  種糧大戶貸款難,金融機構、農資經銷商多方積極採取措施助農民渡難關
  4月20號一大早,東方村種糧大戶於曉軍來到了人民銀行綏濱縣支行,他約好了和行長董林見面商量貸款的事情。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今天去我再找找我們董行長,看看到底什麼能辦下來。
  記者:也挺著急的是吧?
  於曉軍:對,現在春耕,都開始準備春耕,備種子、化肥、農藥了,我去年受災到現在以後還沒買。
  人民銀行黑龍江省綏濱縣支行行長董林:土地證我們都有了,但是確權,登記證明這個土地確實流轉了,到期還不上貸款的時候,由哪些部門去處理流轉土地的問題,政府目前還沒有這一塊的平臺(和政策),所以銀行跟你們合作,銀行也有顧慮。
  董林說,因為目前農民固定資產以及有效抵押物較少,雖然一些種糧大戶手裡流轉有大量的土地,但是在國家土地確權以及流轉政策不明確的情況下,流轉土地抵押貸款確實比較困難。
  記者:像小於這個貸款能下得來嗎?
  人民銀行黑龍江省綏濱縣支行行長董林:小於的貸款,現在國家正在積極搞土地確權,如果確權辦法出台以後,我們銀行現在也正在研究怎麼扶植合作社和種田大戶的問題。
  記者:我也聽說,您好像為幾個合作社都在跑貸款的事?
  董林:多次跑,由於這個問題需要在總行(人民銀行)的層面出台政策,但是總行出台政策,各省各地的情況不太一樣,所以出台一個全國統一規範的信貸政策很難。
  記者:這個貸款據你瞭解的話能不能辦得下來?
  董林:很困難。
  董林告訴記者,綏濱縣目前儘管部分鄉鎮,可以實現土地流轉登記,但由於缺乏流轉平臺,銀行依然不敢給種糧大戶放款。
  人民銀行黑龍江省綏濱縣支行行長董林:主要差流轉的問題。我(銀行)收回這個土地以後,我上哪去把這個土地租出去,得有這一步。
  記者:就是銀行目前考慮的還是風險問題?
  董林:風險問題。
  申請貸款的事看來還是存在很大的困難。於曉軍顯然有些失望,要過春耕這道坎,他還得想其它辦法。
  記者:燃眉之急怎麼辦?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這個不行就看看,想辦法找地方賒點,就得這招,沒辦法。
  據瞭解,綏濱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年財政收入只有2億多元。去年8月遭遇的特大洪水,全縣農作物受災面積82.7萬畝,各類經濟損失總額達13.3億元。綏濱縣農業局局長莊福金也向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坦言,目前受災地區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保春耕,而保春耕最難的問題就是資金,特別是一些種糧大戶貸款難的問題。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業局局長莊福金:那麼這些(種糧)大戶呢,若干的農民的土地流轉到這個大戶了,這個大戶只能拿他自己的土地本,土地證去抵押貸款,拿人家流轉戶的土地證,咱農民之間有一個信不過你的問題,我把土地證給你,你貸完款到時候你不還不把我那什麼了嗎?所以流轉戶的土地證,大戶使用不上,這是一個問題。
  莊福金告訴記者,針對種糧大戶貸款難的問題,綏濱縣也正在加快土地確權試點和土地流轉平臺的建立,並且已經確定時間表。但是眼下如果等待土地確權,根本無法解決眼前的資金難題。
  黑龍江省綏濱縣農業局局長莊福金:通過生產資料經銷商,賒給農民化肥、種子、農藥全縣得達到1個多億,往年沒有這麼大的數值,往年也就是三四千萬。另外的就是(幫助)這些大戶充分挖掘民間的資本,也就是說民間相互借貸,採取這個方式。
  不僅是政府部門在想辦法,一些農資經銷商也在積極想辦法為災民度過春耕難關。劉曉慶是綏東鎮上一家種子公司的老闆,他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東方村很多村民都是他從前的客戶,得知村民今年春耕的困境,他自己從多個渠道購進了一批玉米種子,全部以2元的價格賣給村民。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農資公司老闆劉曉慶:這個種子從內蒙古拿過來的,拿貨就七元(一斤)。
  記者:等於是你賣一斤就虧五元?
  劉曉慶:對,現在賣一斤就虧五塊。
  劉曉慶說,村民們手頭富裕了,他以後的生意才能更好做。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農資公司老闆劉曉慶:咱們乾的時候也是農民起步,然後知道去年東方(村)那邊老百姓受災了也挺不容易。原來這些年都是在這邊錢也沒少掙,只不過是想扶植一下老百姓,農業不興,百業不旺,都有數的。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去年受災最嚴重的綏東鎮東方村總共有3400餘萬元貸款因災逾期未還。在當地政府的協調下,金融機構也正在採取一些臨時性減免和貸款政策,支援災民度過難關。
  黑龍江省哈爾濱銀行綏濱縣支行行長高德新:對去年在我們銀行貸款東方村的168名客戶,我們對於去年,因為他們是因為受災、糧食減產、房屋倒塌,對這部分客戶的貸款在2013年貸款的利息我們給予了免息。2014年利率我們按照央行的基本利率(減半)來執行。同時對於一部分農民今年春耕生產資金比較緊的情況下,我們再次給每戶在按照種植的土地面積再給貸兩萬到三萬這樣一個水平。
  而在等待政府的貸款新政的同時,東方村種糧大戶於曉軍說,如果他申請的流轉土地抵押貸款下不來,他準備通過其它有實力的合作企業擔保的方式再次申請貸款。採訪結束前,於曉軍邀請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他建好不久的水稻育秧大棚。
  記者:你這總共育了幾個棚子啊?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這邊是育了十個大棚。
  記者:十個大棚可以供多少畝(水田)?
  於曉軍:600多畝地。
  於曉軍告訴記者,春耕關係到他們一年的生計,儘管今年困難重重,但他也要堅持下去。因為對於他來說,那麼多土地,種就會有希望,不種就什麼都沒有。
  黑龍江省綏濱縣綏東鎮東方村村民於曉軍:一個月才能盤完根了之後,才能捲盤,才能插秧,正好一個月。
  記者:正好一個月?
  於曉軍:對,正常時間就是一個月。這現在還沒出(苗)呢,馬上,也快出苗了。
  【半小時觀察】
  俗話說,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是播種希望的時候,然而黑龍江綏濱的春耕卻遭遇貸款難,使得春耕遲遲無法進行。就連種糧大戶也貸不到款。在此我們無法責怪銀行的冷漠,畢竟作為商業機構需要有嚴格的風險控制。其實,農業是個非常脆弱的行業,風調雨順則一年豐收在望,如果趕上旱災、水災,一年的辛苦就打了水漂。而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不得不再次提起,那就是農業保險。據瞭解在當地,水災之前,農業保險並不普遍,因此在突然遭遇如此大的水災後,農民只能自己扛。不過好消息是,今年在政府的幫助下,絕大多數的農民都上了農業保險,為他們來年的豐收買下了一份可靠的保障。
創作者介紹

個人信貸

ba00baoz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